欢迎来到“沧州明珠网”,在这里您可以浏览到河北沧州运河区、新华区、泊头市、任丘市、黄骅市、河间市、沧县、青县、东光县、海兴县、盐山县、肃宁县、南皮县、吴桥县、献县、孟村回族自治县每天发生的新鲜事。

主页 > 新闻 >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来源:沧州明珠网作者:力洁玉更新时间:2021-04-18 04:29:49 阅读:

本篇文章6537字,读完约16分钟

孙维世是我二姐任锐的女儿,我侄女。 她的父亲是孙炳文。 维世小时候经常住在祖父祖母家,也就是我父母家前面。 从小时候初次见面,到“文革”开始到最后一次见面,她都叫我“六姨”。 我比她大一辈,但只比她大一岁。 我们俩从小就是一起玩的最好的朋友。 我比维世的哥哥宁世(孙泱饰)、济世小几岁。 宁世最淘气,自然成了这些孩子们的头儿。

我和维世学表演,江青也来讲课

上初中的时候,我们俩没有一起学习。 我还在开封,在明伦女中读中学。 维世由我的三个姐夫冯友兰支援,进入了北京的贝满女之中。 二姐再次开封居住时,没有带维世回来。

1935年,两个姐姐任锐带着我和维世一起去了上海。 我们俩住在亭子之间。 原来,第二个姐姐想送我们去学校继续读书,但我们俩想学表演艺术。 第二个姐姐向地下党的人求助,把我们带到一个身体里,把我们俩介绍到天一电影企业的东方剧社学习。 二姐带我们去那里,我们的吃、住、学,都在那家企业。 冷静下来后,我们找不到二姐。 我只能等她每隔几天来看我们。 后来得知,她在做共产党的地下事业,正好赶上叛乱,二姐搬家了,搬家了。 所以,我们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只能等她来找我们,我们不能去找她。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东方剧社,我和维世假装姐妹俩,都姓李。 我叫李露。 维世叫李琳。 请来当时的着名导演万籁天上课和表演。 那个时候,很多新文艺工作者去了那里,我和维世遇见了很多人。 有崔屿、王莹、左明等。 江青那时叫青萍,来给我们上课。 她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摞她自己的照片,一只手放着下巴的照片,给我们每人,正面有她自己的签名“青萍”。 学习中,天一企业组织我们只在王莹、区看了叶露茜、青萍等演的剧《钦差大臣》。 青萍在里面演木匠的妻子,不是主演。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大概两三个月就下课了。 回到开封,维世也回北京上学了。

维世,和二姐在延安

再见,我在延安。 父亲刚把我送到延安的时候,我们住在统战部的招待所。 两个人都在马列学院。 我刚到延安,需要赶快安排。 维世建议我不进抗大,直接考鲁迅艺术学院。 我进入了戏剧社。 父亲离开延安后,我去鲁艺住了。

那时,和小时候一样,我和维世无话不谈。 她经常和我说外面不知道的事,各种各样。 她不喜欢江青,也和我说过话。 那个时候在延安,江青一直对她很客气,但她看不见江青。 江青邀请了她,但她都没去。 因为来延安之前在上海的时候,她觉得江青的事太多了,那个人的质量很差。 所以,江青以后不必把世界置于死地。 再加一个叶群。 林彪在苏联追赶维世,维世却不愿意找政治首长,把自己托付给丈夫。 林彪回国后和叶群结婚了,但心中没有忘记维世。 毕竟叶群吃维世的醋,维世也要死。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我在延安之前,江青在鲁艺做女生活辅导员,但是大家都不喜欢她。 之后,她去了马列学院。 那经常有人在背后讨论她20世纪30年代的什么丑闻。 我进入鲁艺的时候,周扬太太苏灵扬已经当了辅导员。 我听二姐说,江青在马列学院也不讨人喜欢,有时候大家在窑洞里聊得很开心,江青进来了,大家都不说话。 江青站了一会儿,看到没人理她,就说:“无视老子,老子要走了! ”生气了。 一转身,就出去了。 我觉得很奇怪。我丈夫王一达和田方、甘学伟、张平、张承宗等人一起在鲁艺实验剧团的时候,剧团打算练习俄罗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雷雨》。 王一达等人几个参加了排练,剧团委托江青饰演女主角卡吉琳娜。 大家和江青多次合词,江青也认真了解了剧中的人物。 差不多可以上台了。 但是有一天,江青突然说毛主席不让她演。 女主角突然不在了,这出戏就搁置了。 他们开玩笑地“敲竹杠”,请江青请大家吃饭。 在延安,据说江青脚趾是六趾,但谁也没见过。 但是她穿鞋不露脚趾。 连她穿的草鞋都装满了鞋前部,用红绳子装饰,不露脚趾,还很漂亮。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我最初接触江青是和维世一起在上海学习的时候。 到延安后,江青老看了我们的戏。 但是,我和她只是认知,不怎么交往。 她那时很亲切,有时在路上相遇。 “任均,有时间来杨家岭玩哦! ”。 平时很少接触,心里也不喜欢她,所以我也没去过。

很遗憾,在延安聚集的时间不长,二姐和维世离开了延安。 二姐从延安到重庆大后方工作的时候,我和维世一起去送别。 战时,每次分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面。 我们流着眼泪让二姐上车。 二姐说:“别哭,我马上就回来。 ”。 二姐疏远后,维世和我约好,下星期天她去我这里再聚。

没想到第二天维世也离开了。 维去世的时候,我不知道。 她妈妈也不知道。 是偶然去的。 那个周末没出去,等着维世聚在一起,没等多久,她就觉得被卷入了事件中。 又过了几天,我突然收到了她从新疆托人那里拿来的信。 非常奇怪。 打开一看,发现她已经离开延安了。

之后,维世告诉我,那天周恩来副主席要去苏联治疗手臂骨折。 她和大家一起去送别。 临时她也想去。 我请求毛主席的批准。 维世当时去找毛主席商量,主席签字同意了。 维世坐了飞机。 经由新疆落地时,她急忙给我写了这封信,信里还有五块钱。

维世去了苏联,我在延安,一次离开万里,音信全无,很担心。 第二年春天,有一天我出门,在路上遇见了原鲁艺同学田民。 他说:“任均,我带来了周副主席的信! ”。 我知道他喜欢开玩笑,不相信。 他真的把信拿出来交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真是周副主席的亲笔。 我忘了对田民说“谢谢”,急忙拆开了信。 周恩来副主席的信是:

任钧同志:

颖超同志走之前我想和你和任锐同志谈谈渝中和维世苏的情况。 很遗憾走得太快了,不如意。 前一天晚上看了你的拿手戏,很佩服!

你有什么或者信要拿去任锐和维世的东西,我可以让你转过去。 维世在苏经常说起你。 星期天有空,请来中央局玩。

一致性

敬礼!

周恩来

4月22日

从周副主席的信中可以看出,二姐和维世都很好,我很安慰内心,也很高兴。 但是,因为没听邓大姐的话,错过了和两个姐姐了解维世详细情况的机会,我又很遗憾。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邓大姐,是去马列学院看到第二个姐姐的时候。 那时,我和二姐在路上,遇到了温柔的女同志,比二姐矮一点。 二姐站着,和她笑了,然后介绍给我。 这是周副主席的恋人邓颖超先生。

姐姐调到延安工作后,我经常去杨家岭找她。 去过一次杨家岭,我在任弼的时候路过同志窑洞的时候,遇到任弼的时候同志出来了。 他问我:“任均同志,你要去哪里? ”我问。 我站起来,说:“我去姐姐那里。 ”。 任弼时同志也停下来,亲切地和我说话,在谈话间聊到维世,他对我说:“维世在苏联就行了。 有她的照片吗? ”。 我说“我没有”。 他说:“我给你! 我有几张呢。 等等。 ’他回到窑洞里,我在外面等他。 不久,他带来了维世的照片,说:“这是维世给我的。 请拿来。 ”。 我一看,是在苏联拍的半身照片,很漂亮。 我很高兴。 让我看看。 只是,感谢任弼时的同志。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那个时候,二姐也给了我维世的照片。 那是维世在苏联时林彪夫人张梅的照片,是她从苏联发给母亲的。 张梅同志是陕北人,很漂亮,被誉为“陕北一枝花”。 她在陕北和林彪结婚,带到苏联受伤。 维世在照片背面说:“妈妈:这是林彪同志的妻子。 她年纪轻轻就能唱陕北的歌‘……你妈对你哥哥说……,哈哈! ”看到这张照片,读着维世笑嘻嘻写下的字,似乎喧闹的维世就来到了我的眼前。

二姐去世了

直到1949年,在天津天和医院的病房里,我又看到了二姐和维世。 这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很高兴。 因为二姐病得很厉害。 维世从来都很孝顺父母,现在,她又跪在母亲面前,给她喝水喂饭,拉屎尿尿,还来找医生,叫护士。 第二天,二姐去世了,我和维世都哭了。 我们一起陪着姐姐棺材,从天津回北京,把她埋葬在万安墓地。

我和一行人那时带着孩子住在北京东华门附近的翠明庄。 维世对组织说,想和六姨一起住。 组织上她也被安排在翠明庄,住在我们隔壁的房间。 众所周知,维世的母亲刚刚去世,报纸上也有记载,来看她的人特别多。 我马上帮你接待。 周恩来夫妇也来了,一见到维世邓颖超就抱着她哭了。 我抱着女儿乔乔在身边,看着周恩来也不太好过,大家都在维世的房间里坐了很久。 维世一直哭,他们老夫妇一直安慰着。

有一天,王明、孟庆树夫妇也来看维世,不巧维世不在,就来我们房间坐坐。 他们询问了我姐姐去世的情况和维世的情况,聊了一会儿,留下了地址,让我们有时间去他们家玩。 王明夫妇在延安认识我们。 那时,王明是个温柔的男人,孟庆树是个美丽的女人,我想王明在延安讲的是追赶孟庆树的故事。

维和金山的婚姻生活

后来,我到达天津工作,维世在北京做了她最喜欢的工作——导演。 一放假,她就回了她的邓颖超妈妈家。 她称呼邓小平的姐姐为“妈妈”。 我们每次从天津来北京,一定和她去参加聚会。 维世每次来天津开会、工作,一定会去家里看我。

每当想起维世特意来天津看我的样子,我就不太容易。 那是金山在朝鲜犯了错误之后。 维世和金山结婚,连周总理都不同意,邓大姐也不高兴。 但是,维世可以和金山说话,可以剧本,演员,舞台,表演,如果有说不完的话,我认为会有共同的事业。 她还是不想和官员结婚。 金山是老地下党员,做了很多工作,艺术才华横溢。 但是他天生风流倜傥,去朝鲜慰问志愿军时,和金日成的女秘书做了。 据说金日成用这种愤怒解决了那个女秘书。 金山被送回国,也面临着严厉的惩罚。 维世压力很大,没人交流,就自己一个人去天津找我谈。 我看到她平时高兴的样子,就问她。 你心里有什么吗? 她给我讲了金山在朝鲜犯的错误。 吓了一跳。 维世说想和金山离婚,总理生气地说应该枪毙金山。 我问她如果你们离婚了,金山怎么办? 他高兴吗? 维世说,如果我和他离婚,他就死了,他不想和我离婚。 维世那天情绪低落,别人在会议上批评金山,要求她坐在后面听,让她说表达,她说很难受。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那天我们聊到半夜。 我看着她悲伤的样子,束手无策,只能尽量安慰她,温暖她。 第二天早上,维世离开了我家,还很沮丧,但在她那么伤心的情况下,我没有休假。 没有送她到车站。 对此,我后悔了几十年。

如果维世和金山离婚,金山真的不知道结果了。 维世最后决定不离婚。 这等于保护了金山。

几年来,维世把精力全部投入工作,排了几出大戏,都成功了。 每次见面,我们都为她高兴。 日常生活中金山对维世很好,维世对金山很特殊,但维世内心的痛苦,却不能告诉人。 我们知道,也不能提。 对于维世婚姻生活的不幸,我一直很同情。 世上在那之后有很多无聊的传说。 维世这东西,都是假的。 最典型的传说是维世和毛泽东坐火车去苏联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们很熟悉。 维世没有和毛泽东一起坐火车。 在此之前,维世被委派去布达佩斯,参加世界青年代表大会,然后去莫斯科,在中国驻苏大使馆住很久,毛访苏时从事翻译工作。 毛坐上火车的时候,维世早就在苏联了。 我知道毛泽东不喜欢维世。 “文革”之前,一位听说毛谈维世的朋友对我说。 毛主席不喜欢孙维世,开朗活泼。 维世只是美丽,死后编了很多故事。 甚至还有将大众集中起来,编成长辈周总理的。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维世孝顺养父母周恩来、邓颖超。 两位长辈觉得她懂事,所以喜欢她,甚至妹妹都照顾她。 周总理和邓大姐这样说,最重要的是,维世是孙炳文、任锐的孩子,他们觉得抚养死者的遗孤是责任。 这是过去从中国传来的文化中的现象,始于“赵氏孤儿”时期。 周恩来培养维世,朱老总培养孙泱(宁世),包括黄志炫培养粤生(新世),帮助济世,其实是一个字,忠孝节义的“义”。 他们三人是孙炳文生前的好朋友,所以必须管理孙炳文的孩子。 邓演达、房师亮、冯友兰他们帮助我的二姐和孩子们,同样是为了“义”。 现在的文化没有了这个,谁也不理解,就会产生一点肮脏的想象。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文革中和维世的最后三次会面

我清楚地记得我和维西最后三次的相遇。 地点都是我在北京的家,时间都是“文革”开始不久,都是晚上。

第一次是在196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维世戴着围巾穿上大衣,匆匆而来。 她告诉我她成了反动艺术的权威,每天都要洗碗和洗厕所。 首先,她告诉我。 “六姨啊,江青怎么能参政呢? 她出来对大家都很不利,我知道她在上海太多了,而且她知道我讨厌她。 她要给我整容。 ’我们谈了很多当时“文革”的形势,以及江青过去的事件。

第二次,有一天傍晚,维世偷偷来找我,进门说她被软禁了。 每天都有人监视她,她秘密地溜走了。 坐下,她跟我说哥哥死了。

孙泱死了吗? 受到了打击。 “他们说哥哥自杀了,但我不相信。 你必须弄清楚这件事。 ”。 她不太简单。 我们谈论孙泱,谈论他的家人和孩子,认为像他这样乐观的人不可能自杀。 我们想起小时候宁世和我们一起恶作剧,很难过。 然后我们一起叫江青。 她问我:“六姨还留着江青在上海的照片吗? ”。 我说:“是她一起给我们每人的吗? 我还在呢。 维世说:“就是那个。 第六个阿姨,请快点烤。 万一不调查一下,恐怕是反革命,搞不好会有杀身之祸吧。 现在,她们捂着手,说什么,我们不能让她们掌握弱点。 ”。 我明白她的话,相信她的话——毛主席认为管江青,但不让江青胡来。 维世去世后,我烧掉了江青的照片。 我知道维世需要聊天,需要可靠的人说话。 说说话心情会变好。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 在寒冷的冬夜,维世敲门了我的房子。 她戴着帽子,帽檐低,大围巾高高地围在脖子上。 进入我的房间,关上门,她打开帽子给我看。 我很惊讶:她的头发已经被剃了。 给女性剃光头是“文革”初期的革命暴力方法。 看到她的样子,我很心痛。 维世是多么美丽的人啊! 怎么会变成这样? 维世说:“六姨,金山已经被抓了。” 我说:“啊? 那么,请注意上千人。 你一个人怎么办他们要抓你吗? ’她说:“六姨放心,我没事! ”。 我说:“江青不要放过你。 也有那个叶群”她说:“她们不会把我怎么样。 她的江青能抓住我做什么? 我没有抓住她任何弱点! ”世人愤怒地说。 “他们让我说总理的情况,想从我这里做总理。 关于总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能说什么? 我不能胡说八道! 我看不到总理有问题! ’她很有自信,相信自己没有纠正别人的问题。 维世说:“做总理就是想打倒主席周围的人,让她们随心所欲! ”。 我说:“她们想要‘清君侧’。 当时我们都以为是“清君侧”,但不知道是“杀功臣”。 我和维世还在争论江青在毛主席身边多年,毛主席应该改造了她的教育吗? 不会太糟吧?

“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关于维世的立场,我很害怕——那时很多人异常死亡。 但是,她的自信又让我放心了一点。 还有周总理,郝大姐,我想维世至少有生命安全。 分手时,维世说:“六姨也要小心,我们家的人都要小心。 现在斗的斗被抓住了,能说话的人变少了,我总有一天还有机会逃到六姨那里。 ”。

但是,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来过我家。 因为周总理、邓大姐也保护不了她。 她因孙泱之死和金山被捕抱怨,向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康生、江青分别发出5封投诉信。 没想到,孙泱、金山的事谁也没理,维世自己也被抓住了。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看着她美丽而自强的脸,听着她愤激而自信的话,对她的前途也有点乐观。 我没有想象残酷的明天。 我没有想象悲惨的结局。

谁,这个世界,我们已经不见面了!

之后,我听说江青送来了孙维世是间谍的文件,送到了周总理那里。 之后,总理批准了维世。 维世死后,邓颖超和维世的妹妹孙新世谈过这件事。 她对新世界说:“我觉得进去可能比在外面安全。 然后说你们是间谍,抓住了,所以你们必须提出来。 ”。 没想到大家都这么阴险,直接杀人了。 邓颖超和周总理索取孙维世的骨灰,得到了作为反革命解决的回答——大概是作为垃圾扔掉的吧。

邓颖超说的“你们必须坦白”,我认为是指政治规则。 总理一起逮捕的人包括他自己的弟弟、他的养女等。 这证明他这次逮捕的对象是他自己的人。 这样的话,政治对手必须向他坦白,不能随便处置。 其中本来平衡就有限制。 没想到江青们胡说八道,不按规则出牌,误导总理,没有保护维世。 现在有文案怀疑总理为了政治计算,要让维世死。 这太没有界限了。 周总理没有那么高瞻远瞩的智慧。

(摘自《我的这90年》,华文出版社年9月版,定价: 38.00元)。

标题:“我与外甥女孙维世”

地址:http://www.huarenwang.vip/new/20181024/11.html

免责声明:河北沧州明珠网为网友以专注态度和专业精神,向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快、最全面的沧州新闻资讯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沧州明珠网的编辑将为您删除。

沧州明珠网介绍

河北沧州明珠网怀着“立足沧州、服务沧州、形象沧州、发展沧州”的宗旨,为您提供最新沧州新闻资讯,沧州各县动态,沧州人事考试信息,沧州社会新闻,沧州旅游景点等。以专注态度和专业精神,向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快、最全面、最详细的新闻报道,及时传递党和政府的声音,为人民群众提供迅捷实用的信息,让百姓能够及时获知惠民政策,沧州各区县动态。